四川阆中老观古镇网
新闻资讯

zixun

当前位置:网站首页 >  新闻资讯 > 人文历史

老君山下的寓言

2020/1/7    来源:奉国之声    作者:  浏览次数:1067
学外国文学的时候,对希腊神系很是推崇,清清爽爽的一大家子,简单而有序,不象中国神仙菩萨你拜你的佛我参我的禅,总理不清个头绪.或许这就是中国古来有之的传统和风格吧.就拿阆中来说,佛教宏伟清玄,回教奇异幽邃,基督教古奥庄重,道教超凡神俊,小小的古城竟包容有这么多的宗教,真令人瞠目结舌.可等我走进距阆中城九十里远的老观,我才发现在重峦叠嶂之间,居然隐匿着更为丰饶的文化遗存.在这里,三教九流无所不有,上到儒道佛三位一体,下到牛王、蚕丝公母,样样成神,个个为圣,都可以心安理得地围坐在老君山的四周,和睦相邻,平安共居。这不能不说是一大宗教奇观,让人叹为观止。
中国老百姓们这些奇怪的敬畏和信仰,令人难解。外国人大都有自己的宗教寄托,把灵魂与精神交付给至高无上的神主,以求得心灵的纯洁和宁静,归根结底是皈依一种理性追求的信念。他们对中国人难以明状的信仰感到惊骇,这让中国人多少有些悲哀,这一切的根源却很难用只言片语来解说。中华民族是一个多灾多难的民族,太多的苦难,太多的渴望,融进了人们的血肉。他们太想摆脱掉那些让他们的脊梁压成一张弓,让他们的血泪滴成长江黄河的苦难,在憧憬中,在绝望中,他们抛弃了自己,抛弃了勇气,只想为灵魂寻找一个安身之地,寻找自我之爱的最后的庇护所,于是他们将一切的渴求都幻化成无数的神灵,在一张张泥木胎的脸上刻满了梦境般的慈悲,在黄卷青灯下祈求来生的幸福。这种幻想实在才是一种慈悲。我不敢想象,如果没有它,中国的老百姓会是怎样的惨痛。做一个精神的富翁,怕是连神仙也会羡慕的了。这让我明白了那些去朝圣的信徒们,为什么在他们饱经风霜、被苦难折磨得无形的脸上,会露出阳光一般灿烂的笑容,容忍是老百姓们达到幸福与自由的最高境界。
所以当我来到老观镇上的奉国寺的时候,我是怀着感激和悲哀去的。“千灯花塔西”的奉国寺因西魏时建奉国县而得名,距今已有一千四百余年了。岁月的波涤荡着历史,也侵蚀着历史的书卷。正对着天回山的山门,左右的一对浊目残甲的古狮已风化得难以辨识它们当年的雄姿。抚摸它的一瞬间,时光好象忽然慢了下来,一页页地翻阅着,又如日记一样的清晰,渐渐的可以听见古刹的晨钟暮鼓在砖瓦间飘动着,仿佛做着穿越时空的游历。绕过围墙屋舍,眼前豁然,却已不见古院落的影迹,只是校内双人合抱的古柏和校舍屋脊上印有荷花图案的古砖瓦,还印证着当日香火的繁盛。西魏里的佛教正是走向鼎盛之际,佛以悲天悯人之心济度众生,这对处于年年战乱、水深火热中的老百姓来说,无疑是一道福音。于是寺庙修建起来了,香烟袅袅,向冥冥中传递着无助与乞盼。佛的气息在校园里穿行,但一切都沿着历史的车轮前进。 
    中国民间有个颇为有趣的现象,人们习惯在荒颓的寺庙里办学。或许他们已经意识到了,慈悲的菩萨、茫远的偶像并不能真正带给他们富足与祥和,他们开始把目光转向了切近的现实,开始认识到人的力量,开始去寻找这种力量的源泉,知识和人才作为更具魅力的概念在他们的头脑中复活了。光绪元年,奉国寺设立高等小学堂。经历了一个多世纪的风风雨雨,老观的老百姓们终于看到了能改变他们命运的神圣――教育。
近历史的洪波、慕贤山上的晨风,和着时代的鼓角把老鹳这只沉寂了千年的大鸟从迷茫和呻吟中唤醒,开始了它扶摇直上九千里的壮行。 
    站在昔日的奉国寺,今天的老观镇小学校的旗台上,耳边时而是木鱼石磬的回响,时而是书声朗朗,歌声阵阵,同样是教化世人,同样是明心见性,同样是普渡众生。昔日的苦行佛陀如今只是换了一身行头罢了,照旧是为着相同的理想和使命在传经布道。古老的校园里流动着知识的旋律和温存的教诲,在太阳下绽放着光芒与芳香。 
 站立在老鹳腾空时击起的劲风中,老君山把我浓缩成了一支烛。         
下一篇: 没有了!
联系我们

四川阆中老观古镇

地址:四川省阆中市老观镇

邮箱:721275916@qq.com

老觀古镇